菜单导航

新闻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新农药管理条例全面实施,全国农药经营的一场变革正在展开

点击次数:次 发布日期::2018-08-13

    农药管理条例全面实施,全国农药经营的一场变革正在展开。渐行渐进中的行业,难免存在一些疑问,也有摸着石头过河的忐忑。海南省,作为农药经营管理改革先行先试的地区,早在8年前已经开始了相应的探索,其间经历的种种,也是各地面临的普遍问题,海南的经验有其借鉴意义。
  收还是放?
  掌握严格管理与满足用药需求的平衡
  目前,在全国多个省区如火如荼开展的农药经营许可证的培训和颁证,海南早在2011年起就已经陆续开展。《海南经济特区农药从业人员培训合格证》作为海南相关从业者申请农药零售经营许可的必备材料之一。
  2010年的毒豇豆事件推动了这项政策的落地。作为南海上的一颗耀眼明珠,海南以其得天独厚的地理和气候条件打造出热带水果和冬季瓜菜两张名片,是人们口口相传的“果盘子”和“菜篮子”。一宗食品安全公共事件,对给海南农产品品牌带来不良影响,给行业留下刻骨铭心的痛。
  痛定思痛。海南省通过自上而下趋严的管理体系,打造更科学的用药水平、更有效的行业监管,从而获得更规范的市场。从经营许可申请、追溯系统建立和违法行为惩处方面,都可以看到这一指向。
  从2010年颁布新修订的《海南经济特区农药管理若干规定》确立海南省农药批发特许专营制度,到2011年颁布《海南省农药批发零售经营许可管理办法》,规定海南省农药批发专营权招投标条件及程序等内容,到2013年公布海南省农药批发经营权资格招标结果,再到2017年新出台的《海南经济特区农药批发零售经营许可管理办法》去掉了原有“2-3”家批发商的限定和1亿、100万元注册资金的门槛,海南省在建立监管农产品质量安全长效机制,保障农产品质量安全源头上做了一系列突破性的管理。
  通过农药批发实行专营特许制度、农药零售经营实行许可制度,海南全省形成以农药批发企业、配送中心、零售店为主体的三级农药销售运营网络。凡进入海南省农药市场的农药产品都必须进行备案,赋码,使得市场上流通的农药产品能够实现源头追溯。农药零售企业和零售店需存有进销电子台账,农药使用者购买农药采用实名制和身份登记,保证农药销售和使用均有据可查。
  目前全行业推行的政策,与海南省的举措,可谓异曲同工。比如2018年8月1日全面实施农药经营必须持证,全面推行台账制度,各地市划定限制农药经营点,等等。
  严格管理下,如何满足农民的用药需求,怎样的用药服务更有效?
  “目前农药经营网点分布与大宗、高附加值作物分布不完全匹配。”海南润德利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崇崇透露,农业部门在近期召集组织的讨论会中,鼓励海南省8家批发企业去偏远地方搞连锁,以试点、培训、复制的方式铺开零售端网点,区位上围绕并服务种植庄园及大户。
  针对作物分布和农药经营网点分布不匹配等系列问题,今年初,《海南经济特区农药零售经营网点规划(2018?2020年)》出台。规划提出,海南省将逐步淘汰技术指导服务能力不足的农药零售经营者,进一步明确特区农药经营模式的改革路径。规划还提到,引导和鼓励在用药需求较大的农业生产区域建立适量农药零售经营网点,引导和鼓励在农场建立适量农药零售经营网点,鼓励农药批发企业建立农药连锁经营网络。
  产品溯源难?
  一要赋码,二要批发商担责
  “政府监管,企业主导在市场规律下充分竞争,这种模式效率最高。” 从事农资行业近20年,海南省农垦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前任高管符红文指的正是海南特许经营下的农药备案和二维码追溯制度。
  2013年9月,首批由当时海南省植保站主导,严格对照农业农村部登记备案记录和《农药标签管理条例》相关规定筛选出的2000余个农药产品正式上架海南销售,并同时贴上可追溯二维码标签。
  那时候很多其他省份农药制剂产商还未更新带有二维码的包装,但海南却已先行建立“海南农药监管平台”系统。
  为了加强农药经营监管力度,海南省农业厅下发了《海南省农药经营督查工作方案》。该方案明确,今后凡是进入海南省的农药品种必须经批发企业推荐,由省植保站组织相关专家委员会进行评审,并将评审合格目录进行公布备案,3家批发商方可采购。
  据了解,海南省农业厅会对入岛农药产品进行二维码赋码并粘贴专营标识,农药的任何使用者均可通过扫码包装二维码了解批发企业姓名、产品生产厂家、农药产品名称、产品规格、剂型、成分含量、生产日期、有效期等信息,为监管执法以及农户维权等提供了便利。
  符红文提得到:“这种模式让早期的3家批发商(去年起变为8家批发商)成了药害事故和食品安全问题的连带责任单位,倒逼他们要时时把控采购药品质量,把握政策“高压线”,杜绝高毒和假冒农药产品入岛。”
  以毒性普遍较强的杀虫剂为例,记者从3家批发商处了解到,自2013年起,3家批发商企业就先后启动了采购农药年检制度,即进口产品免检,国内上市企业免检或一年检一次,国内中小企业产品一年检2-3次。
  所谓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制度实行之初,很多药物都被检测出添加了隐性成分。而三家企业也达成行业共识,一旦检测出掺有高毒违禁成分的农药后互相通报,共同抵制涉事企业产品。通过企业年复一年利用光谱分析对克百威、滴滴涕、杀扑磷等62种海南省禁用农药成分进行检测,使入岛产品添加隐性成分的比例大大降低。
  有二维码系统追溯,但凡进岛农药因成分把关不严导致普遍药害,将直接问责涉事批发企业,不仅要承担农户损失的赔偿,还有可能被剥夺经营资格,几乎没有企业会铤而走险,虽然二维码制作和贴标工作量很大,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企业的经营成本,但在“经营就是利润”的大前提下,企业的参与积极性很高,且规范的农药市场对特许批发企业只有利好没有利空。
  通过经济利益将监管与企业责任联系在一起。督促他们主动参与到对行业的监管和入岛农药产品的把关中,通过与政府备案、赋码的通力合作,利用企业自身的渠道和人员数量优势,让政策落地效率大大提高。不得不说,海南省备案赋码的这一手牌打的相当漂亮。
  散乱难管?
  网格化管理,领证交纳保证金
  海南对农药的监管有多严?三亚市南繁院研究员陈冠铭作出了“堪比医用药”的比喻。
  基于海岛的渠道管理优势,海南所有正规渠道产品进岛都需要严格备案。陈冠铭指出,由于独特的区位优势,让海南农药源头管理较为便利,这是这一模式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同时赋予网格化的管理,则将安全等级又提高了一层。
  以三亚为例,自2016年起,该市推行农药市场网格化监管,并将责任落实到人,每个农药店都要有执法人员具体负责,做到“两人一店”、“捆绑式”管理。彼时,农业部门严格要求全市141家零售店只可以向规定的3家批发企业采购农药产品,同时出具正规的购买凭证。因此,在上游批发企业控制农药源头的基础上,下游零售店及终端农户接触到违禁药的机会也相应降低。
  自2012年起,地方村委还组织针对区域内农药使用情况巡查的“农产品安全员”,通过田间目视、随机抽查、重点对象取药检测的流程监控田间的种植用药安全,尤其是网格化的抽查管理模式给了违法用药行为极大的震慑作用,基本在循序渐进的过程中杜绝了终端农药的使用乱象。
  同时,记者通过查询海南各市县农业部门官方网站后发现,在农药店获得零售经营许可证时,需要一次性缴存20万元保证金。据了解,保证金专款专用,农药店、地方农业部门都不得擅自挪用,保证金存折由缴款方持有,并不得用于任何形式的抵押。它的使用范围仅限于:因为农药质量问题或用药不当引起的药害事故,造成农业生产者直接经济损失,并经当事双方协商,经查证应追究药店责任的;农药店因违法经营并由市农业局作出行政处罚,在法定时效内不配合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判决、裁定及其它法律文书认定农药店损害农药使用者合法权益,农药店拒绝或者无力赔偿的;以及由于其它原因法院要求强制扣划的。
  保证金缴纳制度在实际执行时,各地农业部门也充分考虑到当地的作物栽培和盈利情况进行相应调整,尤其在作物附加值较低,农药使用积极性欠高的地方。但这一环节并不会少。此举既是对终端经营门槛的提升,降低经营不善者入场的概率,也是强制农药零售经营者参与正确用药引导,并承担一定的风险责任。记者在各地农药零售店调研时发现,此举对市场确实起到良好的震慑力。
  批发商主导市场价格?
  农药价格管理办法出台
  在特许经营制度管理下,海南农资行业内在产品定价方面的争议也愈演愈烈。据行业知情人士透露,定价权实际仍掌握在几家农药批发企业手里,某些药在海南的批发价甚至高于内地零售价,造成终端用药压力。针对此,今年1月1日海南省农药价格管理办法(试行)开始执行,有效期5年,有望促进市场价格透明化。
  目前海南省农药批发与零售价格实行政府指导价,已获农药批发专营许可的农药批发企业和零售商设立农药经营电子台账管理系统,为农药执法监管提供了信息和数据支持。在海南省级农业行政主管部门督导下,全省18个市县农业综合执法机构依法行使监管职能。计算机台账系统也自2013年起就是农药零售公司和零售个体户的标配,由多家软件开发和电子商务公司提供台账设备与服务支持。
  解决农药特许经营制度下暴露的一系列问题,海南在保证农产品质量安全和促进海南农业产业链的高效发展方面做了很多尝试。“海南模式”中的成功经验被反复总结,给新《农药管理条例》的修订提供了积极借鉴,也让海南成为了全国农药管理最规范和严格的省区。然而,农药市场复杂多变,执行起来更是困难重重,如无证经营、销售违禁农药以及通过地下渠道私自购药等违法行为仍然存在,海南还需加强监管。